律师在线:

15617811114

劳动法文集

工伤职工选择解除劳动关系的依法只应享受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功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而不再另行享受残疾辅助器具费 摘要

发布时间:2018-11-26
点击量:

  工伤职工选择解除劳动关系的依法只应享受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功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而不再另行享受残疾辅助器具费

摘要

  劳动者在因工伤致残后选择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的,其在享受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的同时主张残疾辅助器具费应否得到支持?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二条、第三十六条的规定,在伤残职工选择与用人单位保留劳动关系的情况下,伤残职工配置辅助器具符合国家规定标准的费用应由工伤保险基金或用人单位负担,但伤残职工选择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其仅享受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不再享工伤保险基金或用人单位支付残疾辅助器具费的权利。

以案说法

  劳动者于2013年4月到用人单位处工作,双方未签订劳动合同,用人单位未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2013年9月22日,劳动者在工作中被轨道车札伤右腿,受伤后住院治疗住院期间发生的医疗费用人单位已全额支付。2014年6月11日,劳动者被认定为因工受伤。2014年11月1日,劳动者经鉴定劳动功能障碍程度为五级,可配置组件式小腿假肢,无生活自理障碍。劳动者发生的第一次残疾辅助器具费41800元,被告已经实际支付。2014年12月12日,劳动者申请劳动仲裁要求解除劳动关系并由被告支付相关待遇。2015年2月11日,劳动仲裁部门作出裁决。劳动者不服裁决向法院起诉,要求判令依法解除劳动关系并由用人单位支付各项待遇合计80多万元。用人单位同意解除劳动关系,但对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等费用有异议。

  一审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劳动者要求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无异议,应予确认。用人单位未与劳动者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依法应支付劳动者双倍工资差额XXXX元。用人单位未为劳动者缴纳社会保险,依法应支付劳动者经济补偿金XXXX元。用人单位未为劳动者缴纳工伤保险,故劳动者的工伤保险待遇依法应由用人单位支付。据此一审判决,劳动者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支付劳动者双倍工资差额XXXX元,经济补偿金XXXX元、一次性伤残补助金XXXXX元、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XXXXX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XXXXXX元、住院伙食补助费XXXX元、交通费XXX元医疗费XXX元、鉴定费XXX元,共计XXXXXX元。

  

  劳动者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其在上诉中主张其因工伤造成小腿截肢,假肢装配鉴定证明确认其需要安装假肢,其伤残辅助器具费应予支持。XX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二条、第三十六条的规定,在伤残职工选择与用人单位保留劳动关系的情况下,伤残职工配置辅助器具符合国家规定标准的费用应由工伤保险基金或用人单位负担,但伤残职工选择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其仅享受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不再享工伤保险基金或用人单位支付残疾辅助器具费的权利。本案中,劳动者因工致残达到五级,其可以选择保留劳动关系,享受各项工伤保险待遇(包括配制残疾辅助器),但其选择与单位解除劳动关系,用人单位依法除支付已实际发生的费用外,还需支付其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故劳动者在选择解除劳动关系的情况下再行主张伤残辅助器具费无法律依据,依法不予支持。原审判决对此认定错误,应予纠正。据此,二审改用人单位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劳动者一次性伤残补助金XXXXX元,并对一审其他判项予以维持。

律师评析

  本案二审虽然改判,但改判原因在于一审判决确定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涉及的劳动者本人工资数额认定不当。不过本案一、二审对于劳动者在解除劳动关系后主张残疾辅助器具费这一问题的认定是一致的。那就是劳动者在因工伤致残后选择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的,其依法仅可享受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其再行主张残疾辅助器具费并无依据,依法不应得到支持。而这也是本案反映出的核心问题所在。

  现实中因工伤致残的劳动者主张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并要求用人单位支付工伤保险待遇的情况比较常见。而这种情形下工伤职工在主张两个“一次性补助金”(即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的同时又主张残疾辅助器具费的情形亦并不鲜见。劳动者此时往往主张其因工伤致残要配备残疾辅助器具,因此残疾辅助器具费系必然要发生的费用,故要求用人单位支付该项费用。本案即是如此。本案中劳动者要求解除劳动关系,并向用人单位主张两个一次性补助金”和残疾辅助器具费。但本案一、二审对原告主张的残疾辅助器具费均未子支持。律师认为法院对这一问题的认定是正确的。这是因为,《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二条规定:“工伤职工因日常生活或者就业需要,经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确认,可以安装假肢、矫形器、假眼、假牙和配制轮椅等辅助器具,所需费用按照国家规定的标准从工伤保险基金支付”。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经工伤职工本人提出,该职工可以与用人单位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由用人单位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朴助金。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和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的具体计算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规定。从《工伤保险条例》的条文体系及规定内容来看,《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二条规定的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在保留劳动关系情形下残疾辅助器具的配置条件、配置要求及支付规定,这属于保留劳动关系情形下的工伤保险待遇。《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六条第二款则规定的是双方解除劳动关系情形下工伤职工所应享受的工伤保险待遇,具体就是工伤职工提出与用人单位解除和终止劳动关系,工伤保险基金应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用人单位应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其中并未规定在此情况下工伤保险基金或用人单位应支付劳动者残疾辅助器具费。

  当然对此可能有人会认为《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虽未规定双方解除劳动关系情形下工伤保险基金或用人单位应支付劳动者残疾辅助器具费,但也未规定该项费用不应支付,因此工伤职工在解除劳动关系情形下再行主张残疾辅助器具费并非不可。不过对《工伤保险条例》的这两条规定从立法目的和立法本意角度进行深入解读后不难发现,解除劳动关系情形下劳动者依法可以享受两个“一次性补助金”,而其中的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是在劳动者与用人单位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的情况下,因劳动者工伤后续治疗、工伤复发、伤残器具配备等情形而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给劳动者的一次性补助,且在各项待遇支付完毕后,用人单位和劳动者就再无任何关系。也就是说双方解除劳动关系后,用人单位支付的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其实就已包含了后续的如残疾辅助器具费等各项医疗康复类费用。换言之,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已考虑并包含了工伤职工与用人单位终止劳动关系后残疾辅助器具费用的承担因素。此时对于劳动者而言,如果在支持其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的同时又支持残疾辅助器具费,本质上相当于是重复支持,这在双方解除劳动关系的情形下对用人单位而言显然并不公平,也有违上述立法本意。因此,从《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本意来看,劳动者在解除劳动关系后依法只应享受两个“一次性补助金”,不应再另行享受残疾辅助器具费等其他医疗康复类费用。对此有的地方实务部门也已经以会议纪要等文件形式予以明确。具体到本案中,劳动者在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关系后,因工伤致残达到五级,其可以选择保留劳动关系,享受各项工伤保险待遇,但其选择解除劳动关系的情况下再主张残疾器具辅助费于法无据。

  


601947779
15617811114
经典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