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在线:

15617811114

劳动法文集

关于劳动者是否违反竞业限制约定|郑州市专业劳动法律师

发布时间:2018-09-20
点击量:

关于劳动者是否违反竞业限制约定|郑州市专业劳动法律师

——竞业限制约定解除的司法认定

引言

竞业限制是指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在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后一定期限内,劳动者不得到与本单位生产或者经营同类产品、从事同类业务的有竞争关系的其他用人单位任职。该制度是《劳动合同法》新增加的重要内容,旨在保护用人单位的商业秘密,促进公平竞争。该制度关系到用人单位的商业秘密和劳动者自由择业权之间的利益平衡。《劳动争议司法解释四》第六条至第十条对竞业限制的相关问题又做了进一步的规定。但是上述规定不涉及认定劳动者违反竞业限制约定应当把握的司法标准。

司法实践中,认定劳动者是否存在违反竞业限制约定的行为,主要是法官运用证据规则在用人单位的商业秘密等合法权益和劳动者的基本劳动权利之间做出价值取舍。本文将对上述问题,结合实践经验作出分析。

以案说法

案由:劳动争议纠纷

原告:郭某

被告:A公司

基本案情

2013年4月某日,郭某入职A公司,负责销售。双方签订保密协议,约定:郭某与A公司解除劳动关系两年内,不得到与A公司生产经营相同产品的竞争行业任职,不得采取任何手段劝说、诱使、抢夺A公司的客户,不得引诱该公司的其他雇员离职,同时A公司支付一定数额的经济补偿金,按年计算不少于郭某离开公司前最后一个年度从公司获得报酬总额的三分之二。郭某正常工作至2014年10月某日。

郭某于2015年5月某日入职B公司,任高级客户经理职位,因员工未通过试用期,于2015年6月某天离职。郭某在2015年10月某日至2016年2月某日期间任职C公司分公司经理。

另查明,A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大屏幕电子显示系统的技术开发,销售该系统及计算机、软件辅助设备、电子产品等。B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技术开发、转让、咨询、服务,计算机系统服务,销售计算机、软件及辅助设备、电子产品等。C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电子技术及产品开发、成果转让、技术培训及技术咨询服务、计算机软件开发应用等。

A公司通过邮寄方式于2016年3月某日向郭某寄送《竞业限制解除终止通知书》,并于4月某日短信告知郭某无须遵守竞业限制义务。

郭某提起仲裁要求A公司支付郭某2014年10月某日至2015年10月期间的经济补偿金。

本案焦点:郭某是否违反竞业限制约定。

法院审理查明及判决:

郭某从A公司离职后于2015年5月开始先后进入B、C公司。

用人单位主张劳动者没有遵守竞业限制义务,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本案中,A公司与郭某在保密协议中约定郭某离职后两年内不得到与该公司生产经营相同产品的竞争行业和企业任职。A公司主张郭某入职B、C公司违反了竞业限制约定,其应当举证证明B、C公司与其生产经营相同产品,存在竞争关系。诉讼中,A公司调教的经公证机关公证的相关网页打印件,网页载明的经营范围等信息内容并不足以证明三家公司生产经营相同产品,存在竞争关系。故A公司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无法确认郭某入职B、C公司的行为违反敬业限制约定的行为。

A公司主张双方均为履行竞业限制约定的情况下,最多只判决三个月的补偿金。根据《劳动争议司法解释四》第八条规定,当事人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约定了竞业限制和经济补偿金,劳动合同解除或终止后,因用人单位的原因导致三个月未支付经济补偿,劳动者请求解除敬业限制约定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上述规定系针对劳动者请求解除竞业限制的情形,不能理解为竞业限制约定自动解除。

A公司主张其在双方解除劳动合同时、仲裁期间以及2016年均已告知郭某无须再遵守竞业限制约定,应当提供证据证明。A公司仅提供邮政快递单、投递证明及短信、短信详单等证据可以证明该公司于2016年3月某日通知郭某解除竞业限制约定。郭某孙然否认,但未提交证据反驳上述事实。因此,可以认定A公司于2016年3月某日通知郭某无须再遵守竞业限制义务。根据《劳动争议司法解释四》第九条的相关规定,在竞业限制期限内,用人单位请求解除竞业限制协议时,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在解除竞业限制协议时,劳动者请求用人单位额外支付劳动者三个月的竞业限制经济补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A公司与郭某之间的竞业限制约定于2016年3月某日解除。同时,A公司应当额外支付郭某三个月的竞业限制经济补偿。因此,A公司应当按照郭某离职后最后一个年度从公司获得报酬总额的三分之二的标准,支付郭某2014年11月至2016年6月期间的竞业限制经济补偿。

律师解读

根据查明的事实,A公司与郭某有关竞业限制的约定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为有效,可以作为本案的审理依据。

本案审理的焦点即认定郭某是否存在违反竞业限制约定的行为,A公司是否应当支付郭某竞业限制补偿金。对此,可以从三个方面来分析,即郭某离职后是否入职A公司所竞争单位;B、C公司是否与A公司存在竞争关系;A公司解除竞业限制通知送达郭某后,双方的竞业限制约定是否解除。具体分析如下:

1、郭某离职后是否入职A公司的竞争单位。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A公司应当就上述事实承担举证责任。A公司已举证郭某先后入职B、C公司。

2、郭某入职的B、C公司的行为是否违反竞业限制约定,即B、C与A是否存在竞争关系。A公司仍有义务进行进一步举证证明。

A与B、C公司是否具有竞争关系,是本案审理的重点和难点。如何判断是否存在竞争关系,司法实践中标准不一。一种观点认为,认定是否具有竞争关系,应当以公司经营范围为准。该观点主要从保护用人单位的商业秘密角度考量,防止劳动者打擦边球。另一种观点认为,对于竞争关系,应当严格审查,不能仅以经营范围为判断标准。该观点认为,竞业限制毕竟是限制了劳动者的自主择业权利,该权利是劳动者的基本权利,限制范围不能随意扩大。否则,就加重了劳动者的负担。

律师认为,认定是否有竞争关系不能简单以公司的经营范围存在重合来确定具有竞争关系。实践中,用人单位举证证明竞争关系,通常以单位营业执照的经营范围存在重合为依据。A公司即以经营范围证明竞争关系。考虑到营业执照体现的是工商登记部门核准的经营范围,该范围远远大于公司的实际经营范围,故营业执照经营范围的重合,并不能说明有竞争关系。本案中,从营业执照来看,A公司与B、C公司经营范围均有技术服务、计算机系统等,但是技术服务和计算机行业非常宽泛,仅以此判断双方具有竞争关系,不算周延。

A公司与郭某约定中的“相同产品”不应做扩大解释。A公司系一家从事大屏幕显示系统、大屏幕幕相处理设备、大屏幕信号设备、大屏幕显示设备的研发、生产、销售及技术服务的公司。B、C公司系从事智能集成系统,可能涉及采购大屏幕设备安装到其继承系统后再整体销售,但这肯定不是生产经营“相同产品”。实践中,用人单位应当提供更多的证据证明竞争关系,比如两家公司参加同一个招标项目等。当然,最简单的是在约定里面约定“相同产品”“相近产品”、“相关联产品”等把可能涉及到的情形均明确予以约定。

3、郭某与A的竞业限制约定是否解除。《劳动争议司法解释四》第八条规定,当事人在劳动合同或者保密协议中约定了竞业限制和经济补偿金,劳动合同解除或终止后,因用人单位的原因导致三个月未支付经济补偿,劳动者请求解除敬业限制约定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上述规定系针对劳动者请求解除竞业限制的情形,不能理解为竞业限制约定自动解除。A公司主张双方均未履行竞业限制约定的情况下,最多只判三个月的补偿金,系错误理解法律。

《劳动争议司法解释四》第九条的相关规定,在竞业限制期限内,用人单位请求解除竞业限制协议时,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在解除竞业限制协议时,劳动者请求用人单位额外支付劳动者三个月的竞业限制经济补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该条系用人单位的法定解除权。A公司与郭某之间的竞业限制约定于2016年3月某日解除。同时,A公司应当额外支付郭某三个月的竞业限制经济补偿。因此,A公司应当按照郭某离职后最后一个年度从公司获得报酬总额的三分之二的标准,支付郭某2014年11月至2016年6月期间的竞业限制经济补偿。

 

 

601947779
15617811114
经典案例